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蕭瑟秋風今又是

今天,終於又可以靜下心來寫文章了,幾個月的努力沒有白費,媳婦終幹熬成婆了.
  
  果真是"一場秋雨一陣寒",昨晚的一場秋雨,零零星星,似有若無,然而它帶來的寒意卻是真切的.尚未關嚴的窗戶縫隙中,風兒"速速"地刮過,讓早起的我,不由打了個寒戰,趕忙翻倒櫃,去找秋衣秋褲.內心卻不由感歎:光陰真是如梭啊!
  
  古往今來,人們由衷地讚美秋天,因為它是收穫地季節,在我們這樣一個以農耕為主的國度裏,秋天象徵著富足美滿祥和和歡樂.古代的文人雅士們,最愛在這個季節裏,登高望遠,臨風抒懷.難怪今人,也攀附風雅,把"九九重陽"定為"登高節"啦.然而,同樣的秋雲秋月,秋風秋雨,每人的感受卻不是不一樣的.唐代大詩人王維和杜甫,同在朝廷為官,共同徑曆過"安史之亂",在同一個秋天裏,卻有著不同的心境.且看王維的詩.
  
  《山居秋暝》【唐】王維
  
  空山新雨後,天氣晚來秋。
  
  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
  
  竹喧歸浣女,蓮動下漁舟。
  
  隨意春芳歇,王孫自可留。
  
  王維把秋天寫得如此清新淡雅,超凡脫俗.沒有神仙般的閑情適意,是寫不出這種好詩的.
  
  同是千古絕唱,杜甫的詩,卻是另一種心境.
  
  《登高》【唐】杜甫
  
  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回。
  
  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。
  
  萬裏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獨登臺。
  
  艱難苦恨繁霜鬢,潦倒新停濁酒杯。
  
  又是"嘯哀",又是"落木",又是"悲秋",又是"多病",又是"霜鬢",又是"潦倒"做,一副老氣橫秋,窮困潦倒的樣子.
  
  這是為什麼呢?這與兩個人的世界觀和處境有極大關係.王維是科班出身,而杜甫儘管會寫詩,卻始終沒考中進士;王維是實授官員,最後官至副首相;杜甫只是一個言官,是個幫閒的官員最終不僅丟了官,還被流放;王維是個"大隱隱於朝"的"隱者",超然世外,杜甫則成天急於表現自己,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.
  
  "安史之亂"時期,唐朝皇帝倉皇出逃,大批官員來不及撤出長安,結果都成了安祿山的俘虜.這其中也包括王維和杜甫.平定"安史之亂"以後,皇帝對這些被俘虜的官員進行甄別,王維因為對任何事都超然世外,沒有看出有叛變的言論和情節,加上他弟弟幫忙,不僅沒受處分,卻還保住了官位,而杜甫卻未能倖免,受到處理.
  
  如今,秋又一次如期降臨人間.面對一個全面失衡的社會,面對高昂的房價和龐大的官僚體制,自然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憂,親愛的朋友,你的心境又是如何呢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