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最後一段頹廢的人生

“咚咚咚!”
  
  有人在敲門,張順慌忙地關上了正在播放的收音機。
  
  “咚咚咚咚!”
  
  敲門聲依舊,張順默不做聲地躺在床板上,保持著低沉的呼吸,是為了不讓外面聽出聲來。
  
  “小張,我知道你在家,快點開門!”門外傳來了叫喊聲,張順知道此時一定又惹來了左鄰右舍的駐足圍觀,他在心裏恨恨地罵道:“這老娘們,不就是欠你兩個月房租嗎,至於這麼催命似的嗎!”他依舊不動聲色,裝作屋裏沒有人的樣子。
  
  過了一會,門外的房東太太急了:“小張,你再不出來我就要把你的信給扔了!”
  
  信?聽到這個字,張順立即來了精神,可是誰會知道自己在這,誰又會給自己寫信呢?張順心裏充滿了疑問。
  
  他晃了晃沉重的腦袋,站起身,無力地挪動著腳步,不小心踢倒的酒瓶隨即發出一陣悶響。“嘿,我就知道你這小子在家,還跟我裝呢,哪次能逃過我的眼睛。”打開門,張順便看到房東太太那令人厭惡的肥胖嘴臉。
  
  “這幾天沒閒錢交房租,你再給寬限幾天吧。”張順有氣無力地說道,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房東太太手裏的信。
  
  房東太太白了他一眼,隨即把小小的出租屋環視了一圈。東倒西歪的啤酒瓶,白酒瓶,在床邊和桌子下倒了一遛;桌子上一箱未吃完的速食麵散亂在那兒,不知道用了多少天的碗還沒有清洗;一大堆髒衣服堆積在角落裏,整個房間充斥著黴酸味兒;房東太太不禁皺了皺眉。
  
  再看看張順,聳拉著腦袋,睡眼惺松的臉,皺巴巴的衣服裹著他消瘦的身軀,一張開嘴,便滿口酒氣撲面而來。
  
  “呦呦呦,這沒錢交房租倒是有錢喝酒了。今天要不是這封信裏寄來的錢,我一定把你趕出去了!”房東太太嘲諷般地說道。
  
  聽到這話,張順朝房東太太怒吼道“你偷看我的信?”說著不知哪來的力氣,上前便奪過了那封讓他激動不已的信。他也顧不上房東太太那詫異的表情,匆匆地打開了那個信封。
  
  那仿佛是一封雜誌社的來信,上面這樣說道:“張順你好,你的一篇文章《最後的一段人生》被我社徵用了,特此來函並附帶稿費八百元整。”
  
  這讓他又驚又喜,他曾經投過幾篇稿,只是從來沒有中過,沒想到這一次運氣這麼好。可當他回過神來,發現手中只有兩百塊錢時,他又回過頭來看向房東太太。
  
  房東太太很及時地回復到:“你兩個月的房租是三百,我又預扣了你兩個月的,免得你到時候沒錢交。”
  
  他心裏恨恨的,可他也無話可說。這段時間,他每天就是喝酒,一個人發呆,心情好些的時候便去寫一些有氣無力的文字,那是他從小的夢想。
  
  眼前突然間又出現了曾經的某個夏天的場景。那一天,父親嚴肅地對他說:“從明天起,跟著我幹建築去。”
  
  那一年,他剛剛初中畢業。那句曾改變了他一生的話語是那麼的讓他無法抗拒。可他還是問道:“為啥,我不去,我要上學,我將來是要當作家的。”
  
  “因為你最懂事!”父親意味深長地注視著他,這樣說道。
  
  數年之後,他才知道,他是拿自己的未來換來了“懂事”這兩個字,而他的姐姐弟弟都上了大學,走遠了他貧窮的人生。
  
  第二天,當他帶著行李,拖著沉重的步伐跟著父親走遠的時候,母親的目光一直注視著他們遠行的方向。他還在前一夜,偷聽到了父母的談話,母親說:“這孩子這麼聰明,就這樣不讓他讀書了嗎?”父親無奈地歎了一口氣:“沒法啊,誰叫咱家窮呢,這孩子聰明,將來保准餓不著他!”他沒有聽下去,眼淚默默地往胃裏咽,那一夜,似乎連心都是苦澀的。
  
  來到工地上,有人問他為什麼這麼小就不上學了,他淡淡地說:“學習不好唄。”父親聽到了這話,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們相視一笑。
  
  其實他常常會在心裏想起這個問題,常常會覺得很苦悶。有一天,他看見父親獨自在小出租房裏喝著酒,於是拿起酒瓶也為自己倒了一杯。父親並沒有阻攔他,也許在他父親的眼裏,這樣才算的上一個真正的男子漢。
  
  父親對他說:“喝吧,這樣就能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了。”
  
  那是他第一次喝酒,醉了之後才知道,原來酒真的能讓人忘記所有。可他無法忘記,當他躲在一個角落裏偷偷學著抽煙的時候,被父親發現了,於是父親狠狠地打了他,邊打邊呵斥道:“讓你不學好,讓你不學好。”那種痛,似乎夾雜著無法言語的感動。
  
  其實,他的父親煙癮是很大的,後來,他的父親便死於肺癌。有人告訴他,那是抽煙太多造成的,他於是常常懷念起在老屋那煙霧繚繞中的兒時生活,他常常被煙嗆的直流眼淚,父親便笑著說他:“這孩子沒出息,將來成不了大事。”
  
  跟著父親的這些年,他忽然發現自己成長為了一個實實在在的農民工了,為此,他心中常常會泛起一種莫名的悲涼。他在問自己,他為什麼要長大,他長大了,父親便沒了。
  
  父親是那個春節來臨的時候去世的,他還記得父親離去的時候,苦苦期盼著能見到他的姐姐和弟弟一面,而他們卻遲遲沒有出現。當他們趕到的時候,父親已經永遠的閉上了眼。大家都說,那是春運阻斷了一個離去老人的最後的願望。
  
  那一年,他二十六歲了。
  
  他在父親的墳前哭了一整天,在那個夜晚的夢中,父親告訴他:“走吧,走吧,去尋找你的夢想。”睜開眼,是母親在身旁,正替他擦拭著眼角溢出的淚滴。
  
  幾天之後,家裏為他說的對象也跟他分了手。
  
  在村口,他把那姑娘拉到身邊,他問道:“為什麼決定要分手?”姑娘沒有說話,只是指了指他身後,他回頭,這才感覺到村子裏早已變了模樣。新蓋的二層樓房,已替代了破舊的磚瓦房,而他家,還依如從前。而這些年,他和父親賺來的錢,都用來供姐弟上學了。
  
  他聲嘶力竭地?喊,是否善良的人首先要學會孤單!
  
  他告訴她:“會有錢的,會有錢的。”可她還是走了。
  
  似乎該把這一切歸結為貧窮所致,他常常要這樣問自己。
  
  “媽,我要走了。”他愧疚地對母親說到。“走吧,在外面好好幹,媽再給你張羅一個好媳婦。”母親注視了他良久,說出了這樣一句離別的話。
  
  他告別了母親,獨自開始去遠行。
  
  “張順!”在火車站,他仿佛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回過頭來,居然是同村的李強。
  
  “你這是要去哪啊?”李強問道,隨手遞上一支煙。
  
  “回工地。”張順擺了擺手,直言不諱道。
  
  “那跟我一塊去南方進廠吧!”李強說到。張順興奮地點了點頭,他是厭惡建築工地上的生活的,他又開始對未來有了一些美好的想像:“一份穩定的工作,娶個好老婆,過著踏踏實實的生活。”或許,這就是普通人的快樂。
  
  兩個月之後,老家打來電話,他收到母親病重的消息,他便匆匆的往回趕。
  
  路的距離再遙遠,心卻是近的。在他心裏,家,就在身邊,因為家裏有母親。
  
  來到母親的身邊,他居然沒有流下傷心的淚滴,一滴都沒有,這讓許多人都感到驚訝不已。他就那樣在母親的床前守候到母親生命的終點。
  
  母親下葬那天,他呆呆地跪在母親的墳前,一整天都沒有動。風呼嘯著,雨水順著他的身子滲透到了土裏,他似乎想讓母親感受到,她帶走的屬於他的溫暖。
  
  姐拉著他的胳膊對他說:“跟我去我那裏吧。”
  
  他怒吼到:“滾!”
  
  似乎是他的叫喊引來了雷聲,於是天空中驚響不斷。
  
  他知道,從這天起,他沒有家了。
  
  一個月後,他開始了人生中一次新的流浪,便是他如今生活的這個地方。
  
  兩年,他在這裏頹廢的生活著。他在這裏生活,默默的,似乎不曾存在,沒有人記得他,他也沒有朋友。
  
  他總是工作一段時間便開始休眠。就像他前面一份工作,他認認真真地幹著活,當主管拿著一份辭工單找到他的時候,所有人都會驚訝地問他:“為什麼突然就不幹了?”
  
  他只是淡淡地回答:“倦了!”
  
  生活總是這樣充滿未知,而他此時竟然什麼都不去想了。
  
  曾經,他用房東太太的電話給姐姐打過一個電話借錢救急。後來他又接到過兩個電話,一次,是姐姐的孩子出生,請他去,他也說不上什麼原因,但他確實沒去。還有一次是弟弟結婚,那一天,他翻遍了所有的行李,找不到一件能穿的出去的衣服,堆積在那的,不是工作服就是幾年以前的陳舊衣服,與是,他還是沒有去。
  
  回想起來,這兩年的生活,似乎常常追在自己身後催要房租的房東太太成了他最熟悉的人。
  
  想起了那麼許多,當他回過神來,天已經暗下來了,房東太太早已消失在夜幕中。他終於開始變得清醒過來,突然間他想到,那篇文章他似乎並沒有郵寄出去,那麼手裏的這封信必然是偽造的。
  
  他清楚地記起,那天,他只是把寫好文章的兩張紙團成團扔到了窗外了。那麼信是從哪來的?
  
  不管怎樣,他知道自己告別了最後一段頹廢的人生了,他知道,他又重新活過來了。
返回列表